Those Were The Days

各位新年快乐。

标题是一首歌名,原版是俄语 Дорогой длинною 。这是我在年末的时候,在网易云音乐的推荐中听到的。我听的是奥列格·波古金演唱的版本,那是一个比上面的视频更加抒情,更加忧郁的版本。这个版本给人的感觉像是一个经历过无数风雨的老人,在风烛残年与后人讲述过去的峥嵘岁月;而上面视频的版本则像是一群风华正茂的青年人在获取成功后的庆典上,歌唱刚刚过去的艰苦奋斗。但是我的 2017 年却不是其中的任何一种,因为我并没有获取什么成功。

翻开日记,2017 年写下的第一篇,是对 2017 年的规划。当时的目标,首先是养成习惯:

  • [ ] 早睡早起

  • [ ] 按时吃饭

  • [ ] 运动

  • [ ]

做每周的计划和总结 然而没有一项可以勾选。接下来是要做的事:

  • [ ] 复习考研

  • [ ] 完成毕业

  • [ ] Freelancer

说要利用空余时间,学习 Qt/WPF ,能做一些项目。但是也没能做出什么东西。不过好在把大学生创新项目结题了,把毕业设计搞定了。大学生创新项目是在去天津跟 Alice 见面的时候通过“面向对象编程”搞定的。毕业设计在宿舍通宵好久,最终也做完了。

一月份的时候,跟 Alice 约好去深圳找她玩。是去深圳相亲来着,我们还商量如果到时候看不顺眼怎么办。好在最后我还是跟她成了男女朋友。虽然过程很曲折,具体的可以看看我的《纪念》。后面的事情,其实我不是很想写了,因为我都写在了 《纪念》 里,包括我为了能跟她去越南,努力通宵把所有的课程都修完了。 但是有一门课,没法替换学分,所以我还是没能如期毕业。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还是没能拿到毕业证,虽然已经做好了,只要去老师那里取就可以了。但是我的学位证要等到六月份才能拿到。这样,完成毕业也没能做到。 复习考研,后期的心态崩溃了,最后也没有勇气去考。虽然跟 Alice 的离开有关,但是也不能全怪她。其实最后还是怪我自己。具体的写在了 《关于失恋的思考》里。

看看我这一年的日记,全部都跟她有关。都是为了她努力奋斗的日子。就这样到了九月份。在九月三十日的那天早上八点四十分,我从视频里听到她对我说“我们已经结束了”。为什么我能记得那么清楚,是因为那天钟停了。就停在了那个时刻,似乎在为我挽留她一般,但是她还是离开了我。 就这样,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我生活在苦闷中,每天都心如刀绞。在十月底,我知道了成年人也可能会有 ADHD 这样的症状,终于在女王殿下的帮助下开始调理自己。在十二月初,我去了上海面试 Bilibili,可是他们前段时间已经招了很多人,所以去 Bilibili 的事情也凉了。我还想过要去了上海,能拿到 10k 一个月的话,明年就能攒下钱去美国看看她。

说起攒钱去美国看她,现在已经没可能了,因为我在 12 月 29 日的时候从唯一的共同朋友那里得知了她已经有了新的男朋友。想起当时她出国之前,我跟她说你会不会在外国就把我忘了,找新的男朋友。她说在美国学习那么忙,怎么可能有时间谈恋爱。她刚刚开学的那段时间,确实是忙得焦头烂额。我知道她很忙,没空跟我吵架,所以我跟她说我们先缓一缓。谁知道这一别竟是永别。在后来的日子里,我每天都想去找她,但是每天我都告诉自己她那么忙,不会有时间跟我说话。唯一的一次是我喝多了酒,通过 QQ 跟她说了话。我说真的对不起,没能跟你去美国,真的对不起。她告诉我,她没那么坚强,提了分手,让我不要老想着她,把精力放在我自己身上,平时多照顾好自己,不要再因为她难过了,这样她会内疚。 可是我怎么才能不想你呢,Alice,我不知道我该怎么样才能不想你。我每天都会想你,我想你想得死去活来。我愿意倾尽我所有的东西。实际上我也这样做了,但是我只有那么多可以为你倾尽,而最后的结果是你放弃了。现在你有了新的男友,我最后的希望也没了。 啊,早知道当时就不应该去深圳啊。我好后悔,我把车票都退了,为什么还要写那封该死的邮件。为什么我在深圳的时候要牵她的手,为什么我要搂住她的腰,为什么我要吻她的头发,为什么我会在想她的时候一个人去看那座悬浮在海上的深圳湾大桥呢。我本可以不必这样伤心,我本可以不那样认真的。为什么我要这样给自己找那么多难受的事情呢。 请原谅我,我也不想这样一直想她,但是我控制不住自己。说实话,我跟她在真正在一起的时间不超过一个月,所有的时间也不超过一年。但是我真的可以无悔地说一句:我已经把我的心脏给你了。而且我现在暂时还没法拿回来。我的一些朋友们都觉得我太神经病了。我也觉得我是神经病,所以为了不干扰到你们,我决定沉默。我在这里说说话就好了。 我想写东西给 Alice 看,但是她应该也不会来访问这个博客了。不过我想说,你的账号我没有删除,你还可以通过这个账号登录。至少在 James & Alice ,你一直有这个位置。

上面写的都是去年的故事,现在已经是新的一年了。 不过今年开年就不走运。跨年的晚上,跟朋友们去喝酒,喝完之后骑电动车回家。谁知道电动车就挂了,锁头坏了开不起来。就只能推到住得近的朋友家的小区里停下,第二天早上去取。第二天早上拿到车去修车铺,老板按了遥控器上的电源,就能够开了。原因是电动车除了用钥匙启动这种方法,还能用遥控器启动。我已经被这个车坑过两次了,上一次是在雨中推着步行回家,这一次又是给我在跨年夜搞事情。以后再也不要骑那辆车了。 但是话说回来,万一因为我没开那个车,所以躲避了一场车祸呢。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还是要向好的方向看。 我打算今年年后去深圳找一份工作,先试着考日本语 N2,看看自己还有没有机会向上爬一步。我才二十三岁,或许还能有机会改变自己的命运。 今年我会不断地总结,不断地计划。现在有了这个博客,我会坚持写下去。我在加入十年之约之后,认识了很多人,通过看别人的故事,也让我自己得到了很多宽慰:这个世界上的人都是不一样的,每个人都能有他自己的精彩的人生。 暂且就这样吧。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在 2018 年,我会笃定一个目标,绝对不放手。因为我明白了我自己的大脑会让我有很多想法,这些想法充斥着自己,让我左右摇摆不定。现在只要有一个目标,我就能不断地往前走了。 在新的一年里,也希望我的朋友们,博友们能够每天好运,达到自己的目标。

今年的目标:

  • [x] 找一份工作

  • [ ] 考 N2

这个 TODO LIST 会在今年不断增加,但是一定会被勾上。

CC BY-NC-SA 4.0 Those Were The Days by James & Alice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7 Thoughts to “Those Were The Days

  1. 博客本来就是自己的小天地啊,再说了,发泄文也是博客里的一种啊,没必要了看客而写文章啊,反正我是这么理解的,不过2018了,新的一年开始了,期望展开怀抱去拥抱未来吧。

  2. 我之前失恋的时候,一个学弟安慰我: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不过我也用了一定的时间走出阴影。实际上,这个阴影,和我经历的其他事情相比,可以说不值得去提了。没事的兄弟,时间长了就好了,等遇到你的下一个缘分时,就可以开始新的感情了。2018,祝你走出阴影,并且实现自己的目标。加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o create code blocks or other preformatted text, indent by four spaces:

    This will be displayed in a monospaced font. The first four 
    spaces will be stripped off, but all other whitespace
    will be preserved.
    
    Markdown is turned off in code blocks:
     [This is not a link](http://example.com)

To create not a block, but an inline code span, use backticks:

Here is some inline `code`.

For more help see http://daringfireball.net/projects/markdown/syntax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